陕西一航班上2人确诊 同航班248人核酸检测为阴性


医务人员用塑料布分隔病区(图源:CNN)

不过,互联网行业人才的 “圈内流动” 特点十分明显,主要企业的人才来源与去向均仍为互联网公司。 相比而言,许多传统行业正加速破圈,视数字化转型为出路所在。

“这是一个医疗战区。”布鲁克代尔大学医院急诊室医生莫勒特(Arabia Mollette)告诉CNN, “我每天来看到的都是痛苦、绝望和医疗保健的不平等。”

广州、深圳与上海的人才与所在城市群的融合更为紧密,长三角的苏州杭州、珠三角的东莞,都有效承接了中心一线城市的人才溢出。而北京周边城市群的人才承接能力则较弱。离开北京的人才,以南下为主,上海、深圳和杭州成为前三的去处。

今年1月,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需求降到了谷底。不过, 2月份IT互联网出现了招聘需求的小幅抬头。疫情对所有行业都带来了严重冲击,但也激活了一些在线业务模式的发展空间,在线教育、医疗以及办公协作工具等领域需求看涨。

而CNN说,这对于纽约的许多医院来说就是现实情况,纽约已经成为美国疫情暴发的中心。

百度被称为互联网界的 “黄埔军校”,一直在给其他互联网企业输送人才,2019年也一如往常。 京东也成为了新的人才输出大户,华为、美团点评、滴滴出行和搜狐搜狗等,都是京东人才流向的主要公司。

2019年转行的前三大去处为生活服务业、IT互联网与金融业。生活服务业取代金融行业,成为IT互联网人才离职后的首要去处。受到调控政策及需求等多方因素影响,房地产、汽车行业就业竞争压力最大;通信电子行业一直处于低就业竞争度情况。

对互联网人转行所选的金融业公司进行分析发现,选择人数排名前五的公司,均为中国平安与中国人寿旗下公司。保险行业在2019年涌现大量人才需求。互联网人去往保险行业,更多也并非简单卖保险, 而是“互联网+保险”的结合。

报道称,布鲁克代尔大学医院从3月初开始收拾新冠肺炎患者,目前院内已有百余名病毒检测阳性的患者。